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都市看客

繁华烟云过,落叶碾作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本农民的儿子 / 大地的蒲公英 / 是风把我吹离田野乡村 / 飘落在喧嚣都市 / 稚童的双唇 / 轻轻告诉我回家的方向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乡杂记之一(失地)  

2011-06-05 16:07:24|  分类: [生活原创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失地

 

端午节法定三天假(其实就一天,另二天还是双休日),我周六请一天假,携妻回寿县老家看望留守年迈的父母。 

一路午收午种的双抢农忙热闹景象不见,或单或双形影踽踽的佝偻老人如晨星般散落在田间地头劳作。因遇政府所谓百年不遇的干旱,一望无际的麦茬农田还没有旋耕,等待蓄水涵土插秧。

乡村公路两边大片大片的农田却被机械推平,有的已经拉上围墙,有的正在建厂房,工地上施工人员不多,但占地的规模气势足以让你震憾——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产业项目,已经从改革开放的前沿都市,转移漫延到腹地欠发达乡村农民的房前屋后了。中国“农根” 18亿亩土地“红线”在这里被“官商资本”——更直接地说是“大棒萝卜”突破。

土地流转征收,农民伯伯仅仅获得每亩一万元至三万元不等的一次性补偿(连前沿都市一平方的房子都换不到!),失地农民手里攥着即得的几万元现金,对未来生计一片茫然!“打工”,“打工”,只有“打工”,子子孙孙都被烙上“农民工”的印记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