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都市看客

繁华烟云过,落叶碾作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本农民的儿子 / 大地的蒲公英 / 是风把我吹离田野乡村 / 飘落在喧嚣都市 / 稚童的双唇 / 轻轻告诉我回家的方向

网易考拉推荐

五叔  

2010-07-25 15:55:54|  分类: [生活原创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暑假对老师来说是个漫长而无聊的福利,尽管非从教人士大都羡慕且嫉妒,那炎热的三伏天还得为生计忙碌,老师却能在无所事事中一边享受“不劳而获”的工资,一边逍遥自在地游山玩水消暑避夏。我却照例是回到老家吴镇,看望年迈的父母,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。

由于今年的雨水来势凶猛,镇上的壮年男女都出义工到江堤上守坝防洪去了。家中仅有的一点农田和镇上的其他人家一样,早已是“桑田变沧海”了。今年的农活看来我是帮不上忙了,索性呆在镇上陪陪父母,组织留守的老人看守照应镇上的学童,辅导他们写暑假作业,监督不要到水边玩耍。

留守老人中,有位邋遢的年长者,即我的家门“五叔”,异常兴奋与热情,每天早早地来到学童临时辅导站——吴镇中学大门口,笑脸搭讪来得早的学生:“xxx,来得早,是好学生,将来一定能考上xx大学!”但被搭讪的学童一边惊恐地躲闪,一边口中无忌地喊着:“五疯子,五疯子,你家老二[即二儿子]才上那xx大学呢!”

由于有学童向家长告状,来早了有“五疯子”在校门口,镇长决定组织护送队,学童进出校门由留守老人轮流值守,制止“五疯子”的捣乱。

排班的第二天是我和吴镇中学原退休老校长,即我家门的“四叔”。一大早我来到校门口,远远地就看见“四叔”正和“疯子五叔”在一块说着什么,“疯子五叔”一会儿点头,一会儿摇头,似乎谈得投机投缘。

我到校门口,“四叔”向“疯子五叔”介绍说:“这位是镇东头吴大哥家的老大[即大儿子]xx,你家老大的中学同学,现在在省城大学里教书,是教授了!”

面对“四叔”的抬举,我也只好讪着笑脸道:“‘五叔’,我是碾子[我的乳名],你可记得我了?我与您家老大是中学同学,都是‘四叔’教出来的。小时候还常常到你家后院偷枣子呢,可没少挨过您的追骂啊!”

“五叔” 桃核般的脸上洋溢出惊喜的涟漪,混浊的双眼闪出一轮光彩,脏兮兮的双手颤巍巍地向我伸来,我本能地向后退了二步,脸上慌恐的表情可能吓着了“五叔”。“五叔”叹口气说:“娃,你有出息!我家老大也是大学生,现在还在南方打工。要是老二还活着,肯定和你一样有出息,也是在城里。。。。。。”

“四叔”似乎从我的慌恐行为中觉察出我对“疯子五叔”的不善。便半扶半推地对“五叔”说:“回家吧,孩子们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“五叔”顺从地转身,摸着眼泪说:“我走!我走!我看见娃子们就想到我家的老二,我没本事,是我害死了我家老二啊!”

“四叔”看着我默默注视“五叔”那佝偻蹒跚的背影,愧疚地自言自语道:“你可怜的‘五叔’,好好的一家人就这样给毁了。”

先前对“五叔”有关他“五疯子”的所见所闻事迹断片,在与“四叔”的嘘唏交谈中至此清晰也联成一片了。

“五叔”有两个儿子,在镇上先前家境还算殷实。“五叔”与镇上庄稼人一样,农忙时精心播种家里的几亩薄田,一年的收成足以维系全家人的四季口粮,农闲时则做点手艺小生意或外出打工,挣些苦力钱。“五叔”是做竹骨油布雨伞行家,农闲时就每天骑车到镇上摆摊卖伞,间或还免费替人修理伞,“五婶”就在镇上一家饭馆帮厨,时而打些零工。

“五叔”家的老大与我是中学同学,高中毕业考入xx民族学院。“五叔”高兴地倾其所有,还隆重地宴请镇上的亲朋好友,如数为老大缴齐了入学门槛费。

时隔二年,“五叔”家的老二又考入xx船舶学院,“五叔”此时已没有能力缴清那笔对他来说不菲的入学门槛费了。为了让两个儿子“跳出农门”,“五叔”硬着头皮,腆着老脸,摆了六桌借款酒席,宴请其沾亲带故的所有亲戚朋友,在大家的帮助下总算把老二也送进了大学校门。

两个儿子都上了大学,在别人的羡慕眼神中,“五叔”的身体也开始跨了,时常整宿整夜地睡不着觉,原先花白的头发,仿佛一夜间就全白了,全不像五十上下的人,脸上瘦削不堪,黄中带黑,而且消尽了先前骄傲的神色,仿佛是木刻似的,只有看到上学的孩童时,他那双呆滞的眼睛里瞬间闪出的光亮,还可以表示他曾是一个慈父。“五叔”终不堪生活重负得了精神病,即镇上孩童喊他“五疯子”。

“五叔”一家的生活重担全压在了“五婶”身上,“五婶”外出做活时,要是“五叔”的病犯了,“五婶”就把“五叔”锁在家里。

“五叔”家的老大总算大学毕业了,但时赶经济不景气,老大在南方x厂打工,每个月千元工资,省吃俭用,对他兄弟俩欠下的学校数万元助学贷款,归还遥遥无期。“五婶”咬紧牙关,每月给老二定期寄去贰佰元生活费。好在老二也争气,尽管他身高一米七,体重不足一百斤,但是仍坚持平日里兼做家教,假期帮企业打扫卫生、饭店洗碗涮盘挣钱贴补,勉强维持生计。

在“五叔”家的老二大三暑假回家看望父母的一天,“五叔” 想到两个儿子的学校贷款到期未还,下学期老二的学费还没有着落,面对破矮的住房,单薄的老二,病弱的老伴,崩溃的“五叔”心灰意冷,背着家人偷偷将买来的老鼠药放入老二的菜中,借以了却他母子俩的“苦难”。

事后,“五叔”虽然在其家人的遣送下去投案自首,但终因其“疯病”在先,又家徒四壁,警方即没有关押他,也没有追究他的刑事责任。“五叔”至今仍在吴镇的街头巷尾“痴痴癫癫”地游荡,不谙世事的顽皮孩童时不时地还跟随“五叔”的身后喊着:“五疯子——五疯子——”

在众人的防守下,江堤又一次安全度险,洪水下去了许多,但男人们仍不敢松懈,轮班护守江堤大坝,女人们则回家浆洗做饭照应老人孩子去了。我们的学童临时辅导站也宣告解散,眼看没有什么事可做,又想“五叔”那令人心颤的眼神,于是我便向父母借故欲提前离乡返城。

临别上车前,回眸暴雨洗涤过的吴镇,街道上泥水混浊,层层起伏的青瓦屋脊间或寥寥升起炊烟,湛蓝的天空下升起绚丽的彩虹,远处镇头那棵老榆树下,蓦然看见“五叔”在默默地注视着我,我顿感如芒刺扎背,逃也似地钻进车里,紧紧关上车门。。。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