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都市看客

繁华烟云过,落叶碾作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本农民的儿子 / 大地的蒲公英 / 是风把我吹离田野乡村 / 飘落在喧嚣都市 / 稚童的双唇 / 轻轻告诉我回家的方向

网易考拉推荐

端午随笔  

2010-06-16 08:13:39|  分类: [生活原创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

我的老家是在秦楚之争的寿县边缘,属微丘地带,即无高山也无大河,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,一代一代传承中原古老文化,与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湘西边城一样,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也是端午、中秋与过年。虽然端午没有湘西边城那样全城男女老少齐出门聚看船与船、人与鸭子激烈竞赛的壮观热闹,但也不乏端午节日的地方独特风俗。

端午时节正赶芒种,一边收割油菜小麦,一边放水犁田耙地忙着插秧,是一年中第一个双抢夏种农忙季节。繁重的田间劳作,并未影响端午的欢喜节庆。农家小孩子头几天就呼朋唤友,田埂上寻割艾草,水塘边采摘苇叶、小溪里拔拽胡琴草,为过好端午欢欢喜喜地做节庆准备。

端午前天,农家水缸里都换满了清凉的井水。晚饭洗涮后大人们即开始忙碌起来,淘糯米,泡苇叶、洗胡琴草。小孩子们则大都围在油灯下迟迟不肯上床,或帮或看父母包粽子。小时每年包粽子妈妈都说:“祖上传下来的,粽子原是喂河神祭祀屈原大夫的,他是楚国的大宰相,因为他好人不好命,后来抱石投江死了。唉,苦命人啊!”长大后知道妈妈对屈原是谁、为何投江,也是模模糊糊听老人代代口传,一知半解的。但这不影响她农家妇人对做好人的执着和对做好人坎坷多难的感慨,以及她对传统风俗的禀承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妈妈娴熟地将二片苇叶用手摊平捋齐对折成漏斗状,握在左手心,右手用勺子装入用井水泡开的糯米,顺势一裹一卷,即成一个硬实的三角荷包,再见妈妈用右手抽根胡琴草顺棱边上下前后一缠,胡琴草一头压在妈妈左手大姆指下,另一头穿过妈妈左手大姆指挑起的缝隙,用牙咬住左手向下轻轻一顿,一个有棱有角青翠饱满的粽子就包好了。包好的粽子下水锅煮熟即好看又可口,可惜我的童年记忆里往往是没等粽子下锅,就在妈妈的身边和衣席地睡着了。妈妈时常闲聊还笑提说:“你那睡相可馋了!——双手抱着我的腿,软软地倒在地上,两眼紧闭,张着一个大嘴吧还在流着口水。。。。。。”

端午当天,全村人起得较平日都早,小孩子们甚至没顾得上洗手洗脸,就一边忙着往门头上挂艾草(寓意驱邪除蚊),一边嚷着要吃粽子。大人们则除了像平日烧一锅白米稀饭外,还要特意油炸一锅糍粑。这时往往是爸爸在灶口添柴烧火,妈妈在灶前调面,往油锅里下炸糍粑。据说糍粑是简化做油条的繁杂(还是有不少农家端午节炸油条),糍粑(应该是油条)代表的是南宋以莫须有罪名陷害抗金爱国将领岳飞的秦桧,警示人们莫做坏事,否则死后要下油锅!

早饭后,孩子们守家的守家,上学的上学,大人们则不顾辛劳又齐齐下田插秧种地去了。

如今,当年蒙懂馋嘴的孩子长大了,生活条件也非同昔比,可父母老了。端午,父母传承给我们的不仅是记忆里的节日欢庆,对好人不好命的伤怀和对坏人下油锅的诅咒,更是寄寓古老民族传统文化代代不息的浓浓血脉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