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都市看客

繁华烟云过,落叶碾作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本农民的儿子 / 大地的蒲公英 / 是风把我吹离田野乡村 / 飘落在喧嚣都市 / 稚童的双唇 / 轻轻告诉我回家的方向

网易考拉推荐

剩饭  

2010-12-11 09:29:30|  分类: [生活原创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现在生活富余了,家庭日常的剩饭一般不在过夜,即使有点也是顺手倒入垃圾桶里去了。餐桌上,虽然还有女孩将好吃的故意剩给男朋友,那是情侣间一种亲密的撒娇;呀呀学语的娇惯玩童不肯吃白米饭,父母端着饭碗跟前跑后,连哄带骗喂了个半饱,剩余的也大都进了父母的腹中,可怜天下父母——从来就没有嫌弃子女口脏的,那也是父母的慈爱与示范节俭。但是对于剩饭,我内心深处却潜流不息即无法言表又终生愧疚的父母慈爱暖流。

刻骨铭心记得,孩提时全家老小六口,住衣食全靠父母双双出苦力挣工分支撑。二间窄窄的土墙草屋即是全家人遮风避雨的港湾。我们兄妹四人的衣服不分男女,姐姐的新衣总是又宽又长,好像从没有一套是量体定做的,姐姐淘汰下来的衣服我接着穿,业浆洗的掉色发白布面起毛,甚至膝盖与胳膊肘处也缝加了些补丁,再下传至老三、老幺俩妹妹身上时,往往补丁多得掩盖了原来的面料,好在母亲手巧,一身衣着虽然缝补破旧,记得在那大家都是一样处境的年代,在一群小伙伴中还是显得整洁且不是最寒碜的。那时对住穿没有特别在意,只是记得那时粮食老是青黄不接,年年短缺,每年农闲冬季即觉得日子特别漫长,白天一日二餐稀饭,长长的屋檐冰锥被暖暖的阳光慢慢融化,在滴哒滴哒的滑落声中,辘辘饥肠不停地催盼锅碗碰撞开饭时刻的早点到来。天还没有黑就早早地被父母哄上床——“人是一团磨,躺倒就不饿!”漆黑的冬夜里最幸福的事就是做梦过年,那新衣不说,丰盛的年饭吃得肚皮撑得滚圆滚圆的——醒来时往往是瘪瘪的肚皮正在咕咕地叫与枕头上的一大片口水。

那时农闲冬季,公家常常组织赈工农田水利建设,父母为了多挣些工分,逢工必上。双双早早起床,烧一大锅稀饭,草草洗漱吃完早饭后即上河堤赈工,不到天黑不能收工。

傍晚姐姐烧了一锅稀饭,安顿好二个小妹和衣上床睡觉,便和我一起翘首等待着父母收工回来一起吃晚饭。

大约晚上八点多钟,天早已黑了下来,冷冽北风吹来喀嚓喀嚓疲惫的脚步声,那也是我们兄妹四人最期盼最悦耳的声音——知道那是父母回来了,并且给我们每个人都会带回一个干硬开裂的白面馍馍!晚饭——我们一家围着昏暗的煤油灯,父母开心地看着我们手里拿着馍馍,一点一点地啃,而他们只是喝稀饭。我们偶而也朦懂地问:“爸、妈,您们怎么不吃馍馍啊?!”记得父母总是笑着说:“孩子,你们吃吧,我们在河堤上吃过了,这是我们吃剩带回来的,吃吧——吃吧,我们喝点稀饭暖暖身子就行了。”一方面是饥饿,另一方面也是年幼无知不谙世事,也就心安理得地享受那父母带回来的“剩馍”了。

随着年岁增长,才知道那时父母上河堤赈工,公家中午管一顿午饭——稀饭随便喝,每人限量二个白面馍馍。父母根本就没舍得吃,全都带回来给我们兄妹四个小馋猫了!

父母现在年事已高,与他们在一起时,他们最“唠叨”的仍是倒剩饭——宁可他们自己热热吃,弄得我媳妇每次做饭都小心揣摸定量,不敢有多剩,即使偶而有点隔夜剩饭剩菜,也是避着我父母偷偷做贼似的倒掉。

剩饭,现在也许是家常事了。但我也养成了一个习惯——那就是与父母在一桌吃饭时,总是给父母先盛,等他们吃好放下手中的碗筷后我才放得开,将盘里的剩菜一扫而光。而此时,父母也往往是看着我心疼地说:“傻孩子,别吃那么撑,剩就剩吧,下顿热热我们吃就是了!”

每每我愧想到孩提时那冷冽的夜晚,疲惫的父母带回来那干硬开裂的白面“剩馍”时,愧疚的泪水总是情不自禁地在眼窝中打转,父母的“剩饭” ——是我一生的心痛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