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都市看客

繁华烟云过,落叶碾作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本农民的儿子 / 大地的蒲公英 / 是风把我吹离田野乡村 / 飘落在喧嚣都市 / 稚童的双唇 / 轻轻告诉我回家的方向

网易考拉推荐

那一刻,风儿吹乱了她的秀发  

2010-01-19 08:28:47|  分类: [生活原创]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星期一早晨闹钟定时响起,苏僮还没从双休日的放松懒散中回过神来,赖在暖和的被窝里贪婪最后的朦胧睡意,再次睁开双眼时,天已大亮,喊老婆孩子没人应,不好——又睡过点了。苏僮一骨碌爬起床,三下二下洗漱完毕,老婆送孩子上学前留在餐桌上特意为他备的早点也没顾得吃,匆匆出门跨上单车就双脚飞蹬往公司里赶。

冬天的早晨,太阳都在睡懒觉,天空一片灰白,干冷的北风吹得苏僮双手冰凉,双脸僵麻,飞蹬的双腿直打颤。马路上公车、私车、大车、小车一辆紧跟着一辆,争先恐后,刺耳的喇叭鸣笛声一浪高过一浪,在红绿灯十子路口站高峰的交警,身体不停地后转前旋,双臂忙不迭地左摆右指,嘴里衔着的哨子时不时地吹出尖利的警令。非机动车道上自行车、电瓶车近乎擦肩磨踵,上学的、上班的、求职的、办事的。。。。。。一个个骑坐在双轮上身体前倾,恨不能插翅飞过前面的车流人海。与之相反的倒是路边街心公园里那些晨练的退休老头、老太太们,悠闲地打着太极、扭着秧歌。苏僮裹挟在这单车人流里心急火燎,愤愤地啐了一口马路上四个轮子的——“妈的!有车有什么了不起,还不这么猴急?”转过头又不屑那群早起的老人——“没事干吃饱撑得!”

苏僮在这个浮燥的都市生活十余年了,在此求学、工作、结婚、安家、育子,还有在一家不错的公

星期一早晨闹钟定时响起,苏僮还没从双休日的放松懒散中回过神来,赖在暖和的被窝里贪婪最后的朦胧睡意,再次睁开双眼时,天已大亮,喊老婆孩子没人应,不好——又睡过点了。苏僮一骨碌爬起床,三下二下洗漱完毕,老婆送孩子上学前留在餐桌上特意为他备的早点也没顾得吃,匆匆出门跨上单车就双脚飞蹬往公司里赶。

冬天的早晨,太阳都在睡懒觉,天空一片灰白,干冷的北风吹得苏僮双手冰凉,双脸僵麻,飞蹬的双腿直打颤。马路上公车、私车、大车、小车一辆紧跟着一辆,争先恐后,刺耳的喇叭鸣笛声一浪高过一浪,在红绿灯十子路口站高峰的交警,身体不停地后转前旋,双臂忙不迭地左摆右指,嘴里衔着的哨子时不时地吹出尖利的警令。非机动车道上自行车、电瓶车近乎擦肩磨踵,上学的、上班的、求职的、办事的。。。。。。一个个骑坐在双轮上身体前倾,恨不能插翅飞过前面的车流人海。与之相反的倒是路边街心公园里那些晨练的退休老头、老太太们,悠闲地打着太极、扭着秧歌。苏僮裹挟在这单车人流里心急火燎,愤愤地啐了一口马路上四个轮子的——“妈的!有车有什么了不起,还不这么猴急?”转过头又不屑那群早起的老人——“没事干吃饱撑得!”

苏僮在这个浮燥的都市生活十余年了,在此求学、工作、结婚、安家、育子,还有在一家不错的公司里混个不大不小的部门经理,要不是那该死的房贷压得他喘不过气,倒也不枉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单调与忙碌。

前面十子路口一过,转个弯就到苏僮上班的公司了。苏僮低头瞄了一眼腕表——离公司打卡关门还有5分钟,心一急双脚不由猛踹,再抬头——单车已冲越斑马警戒线,对面绿灯收起,嘲笑似地闪烁着黄脸, “吱。。。。。。”“咀。。。。。。”紧急刹车声与交警的警哨声几乎同时响起,苏僮瞬间连人带车摔倒在马路中间,单车撞上一辆白色宝马,翅曲的前轮还在那地上打滑空转。。。。。。

苏僮幸运地只是蹭破了右手掌和右腿裤筒,忍痛悻悻地撑着起来,把单车推到路边等候车主的斥责和交警的处理。

白色宝马停驶靠到路边,车门打开姗姗走过来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女人,脚蹬一双黑色中筒高跟皮棉鞋,身着浅蓝羽绒长袄、脖子披着同色棉绒围巾、左手臂挽着一个红花提包,右手拿着车钥匙,精心打理的乌黑秀发松松鬈曲垂落至肩,在刺骨的晨风中被吹得凌乱飞扬,还时不时地遮拂她那红润的脸庞。

苏僮左手托着右腕,狼狈地站立在风中,破开的裤筒张着嘴,布片似裤旗在飘扬,右手掌被蹭破一大块皮,白白的肉裸露出来,很快就被沁出的鲜血染红,还在点点往下渗滴。

苏僮懊恼地低着头对停车走过来的这位中年女人抱歉道:“对不起,心里想着事一不留神冲过来撞到你的车了。”

这位中年女人并未接话,弯腰细看苏僮摔伤的手,抬头望着苏僮的脸好一会儿,突然惊讶地问:“你是——苏僮?!”

苏僮本能地答道:“是我,你是——?”

“我是海音啊,你不认得我了?之前只知道你在这座城市,没想到这么巧我们这样见面了。”海音双手捧起苏僮受伤的右手,“你真是的,都摔成这样了,疼吗?”

苏僮这才认出来站在他面前的车主竟是他高中的同班同学——海音,更面露羞愧咧着嘴说:“真巧,是你啊!没事。真不好意思,撞到你的车了。。。。。”

“你看你,大大咧咧的,一点也没变。都摔伤这样了,还替人家惦念那车子,是那车子重要还是你人重要啊!”

交警过来勘查要询笔录。海音说:“没事,我们是老同学,自己处理,不麻烦你了。”交警将信将疑地问她:“真得没事?你们认识?”海音推着交警说“真得没事,我们真得是老同学,这点事儿就不麻烦你了。”

此时还未过早晨交通高峰期,那马路上车来人往的事还等着他呢。交警便只简单程序性查录下苏僮、海音的姓名、证件、单位、车号和联系方式等,让他俩签字画押,转身临走时还不忘职责道:“有问题打我们支队电话。。。。。。”

打发走交警后,苏僮在海音的坚持与陪护下在附近找家诊所,医生检查后说只是蹭破了些皮,没有大伤碍,并为苏僮清洗包扎了伤口。海音这才怪嗔他说:“真险!下次可要注意了。”

苏僮给公司打电话请了半天假。海音陪他在上岛咖啡聊叙昔日光阴。在海音的唧唧叨叨中,苏僮才渐渐清晰:高中毕业后,苏僮上了这座城市的xx名牌大学,而海音只上了一所普通院校,毕业后分配到一家不景气的集体单位,没干二年单位就破产了,后来海音与她一位大学同学即现在她的老公一道出来创业,开了家电子科技公司,做政务平台信息网络业务,这次来这都市是参加苏僮他当年所上那xx名牌大学举办的MBA培训的。

苏僮默默地品着咖啡,低头看着自己那缠挠白色纱布的伤手,心里如五味混和。自己终日引以为豪的终点,在过去的十余年里一直如金子招牌般怀抱着,靠它不费力地获得这个都市的居留证,并且还得到一个所谓白领职位,至此安逸度日。而他终日引以为豪的招牌,在海音这里只不过是她一个驿站,他的终点对海音来说也只是她另一个新的起点。

苏僮没有把他今天与海音的这段特殊邂逅告诉老婆孩子,只是隐痛的不再是他受伤的手,狼狈的也不再是他摔倒的惨像,在他脑海深处浮起的却是:在那一刻,风儿吹乱了她的秀发,也吹醒了他的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